<pre id="nnjjn"></pre>
<pre id="nnjjn"></pre>

      <pre id="nnjjn"><ruby id="nnjjn"></ruby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|個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錄 | 注冊 |
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春華資本汪洋:碳中和行業不是錢太多,而是錢太少|投資人談趨勢

        2022-06-23 14:41 | 作者: 王玄璇,馬吉英 來源:原創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3142803.png

        創業者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、技術儲備及市場觸達,這是創業者接下來的最大挑戰,也是最大機會。

        文|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 王玄璇

        編輯|馬吉英

        頭圖來源|被訪者

    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    碳中和已成當下創投圈最熱門主題之一。

        自2020年9月雙碳政策提出以來,相關配套政策陸續出臺。2021年被稱為“碳中和元年”,紅杉中國、高瓴、IDG資本、中金資本等機構紛紛發起設立碳中和基金。有研究預計,未來四十年碳中和目標將帶來百萬億級別的新增投資,每年所需的綠色投資將會占到GDP的2%左右。

        碳中和也是春華資本關注的重點行業之一。2021年10月,遠景科技集團旗下遠景能源和遠景動力兩家企業獲得春華資本6億美元的戰略融資,這筆交易刷新了碳中和賽道的投資金額紀錄。除此之外,春華資本還投資了鋰電池企業珠海冠宇、固態電池企業輝能科技、小鵬汽車、蔚來、哈啰等。

        近期,春華資本創始合伙人汪洋接受《中國企業家》專訪,分享了他對碳中和行業發展階段、顛覆性技術、行業面臨的挑戰等方面的思考。他認為:

        1.早期項目要選龍頭團隊,中后期項目選行業中的絕對龍頭。

        2.和前兩年相比,早期項目的融資難度翻了2~3倍,中后期項目融資也比較困難。創業者和投資人預想中的估值差異巨大,導致雙方談判過程會很累,成交難度在加大。

        3.從全球來看,投在碳中和行業里的錢不是多了,而是還不夠。這么多新技術,應該有更多資本進場。我們不怕競爭,怕的是一個好公司下一輪融不到錢。

        4.發展資金是硬道理。不要在乎一時的估值下來了,股價下來了,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成。

        5.創業者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、技術儲備及市場觸達,這是創業者接下來的最大挑戰,也是最大機會。

        以下為春華資本創始合伙人汪洋接受《中國企業家》采訪主要內容,有刪節:

        三部曲:拓荒—供給端推動—需求端拉動

        碳中和行業的發展,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。

        1.拓荒階段(依靠補貼,降低成本)

        第一階段是2005年至2017年這十余年,屬于“拓荒階段”,特點為企業的生存發展依靠政府補貼。在全球范圍內,補貼都像氧氣,企業沒有補貼就無法存活。

        這一時期的太陽能或者風能發電成本是火電成本的4~5倍,全世界范圍內,都在大規模對這些替代能源進行補貼。

        2.顛覆性技術突破和創新階段(供給端推動)

        第二階段是2018年之后的十年。此時全球范圍內實現了PPP(purchasing power parity),以風能和太陽能為代表的新能源發電價格甚至低于煤電,這讓新能源行業發生了革命性變化,補貼不再重要,全球政府補貼大范圍退坡。目前大部分補貼退坡已經完成,這意味著行業從拓荒期進入成年期。

        在這十年中,主要由供給側推動行業發展。一些產品已經推向市場,但是大多數消費者對這類產品沒有認知,消費習慣的養成需要一定周期。比如這一階段,電動車的發展受技術、媒體、政策等因素的推動很大,消費習慣的培養還需要更長的周期。

        3.“平淡無奇”的大眾消費階段(需求端拉動)

        2028年左右,我們相信消費者會主動選擇碳中和產品,碳中和將成為生活的一部分,變得“平淡無奇”了。

        疫情和俄烏沖突對碳中和行業的發展起到了加速作用。當下燃油、天然氣等成本大幅攀升,實際上十年前也曾漲到這么高,但當時大的石油供應商在加大產能。而這一次,石油供應商都在捂緊口袋,控制產能,這可能和地緣政治有關,也和替代能源有關。因為隨著替代能源的應用,傳統能源公司的高管對于傳統能源的未來是存疑的。這里面不僅僅是短期的經濟利益問題,他們對長期的公司形象和企業戰略的思考,也發生非常大的轉變。

        這些因素造成傳統能源價格大幅度提高,替代能源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生存空間,無論在監管、輿論還是經濟效益上,企業被動或主動地需要發展替代能源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3142815.jpg

        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商業模式的演進與顛覆

        在第一階段,創業者生存的必要條件就是先利用好政府補貼,實現產品落地。其次,不斷改進技術,提高效率,降低成本,實現PPP。在風電行業,度電成本下降空間非常大,最近兩年補貼退坡后,每度電的裝機成本可能下降了30%~50%,進而度電成本下降10%~20%。

        第二階段是長成階段,創業者除了繼續做降本提效這些常規動作之外,更要做一些常規之外的動作。我相信在全球范圍內,有成千上萬個細分行業正在產生顛覆性技術。

        比如在生物能領域,原本藻類通過光合作用形成石油和煤需要上億年,現在通過技術創新,這一過程縮短到1~2年。在這一過程中還可以利用海上的風能、太陽能,合成很多可降解材料,做成塑料袋等,這都屬于碳中和。比如雞肉,有一種技術可以在實驗室里細胞培養生物學的方法做雞肉,以后就不需要養雞養牛,很多環保問題就沒有了,空間占用等問題也解決了。

        這十年,在工業、民用、消費等領域都將有顛覆性創新出現,讓碳中和發生實質性升級,能耗降低一半。

        總之,企業一定要在第二階段推出顛覆性技術,想顛覆性的事情,這樣才能引領行業發展,成為行業中的執牛耳者,為進入第三階段做準備。

        在行業上游的替代能源方面,相對來說,風能和太陽能領域出現顛覆者的可能性會低一些。尤其是風能,機械占比大,機械效率繼續提高比較難。太陽能是不一樣的,陽光轉成電的轉化率原來是8%,現在可能是21%~23%。如果有人說能做三個點的提升,這就是顛覆。

        在行業中下游,顛覆者出現的可能性更高。或者會有公司創造出新的賽道,而不是顛覆誰,比如植物肉、燕麥奶。我覺得未來在生活方式上,這種創造者會遍地開花。

        泡沫與挑戰

        相對來說,現在追捧碳中和的現象是存在的。

        投資人既喜歡泡沫,又害怕泡沫。一個真正新興的行業沒有泡沫是長不起來的,所以泡沫不全是壞事。但是投資人投資就像選馬一樣,如果隨著泡沫的起來,你最后選的是泡或者沫,投資就會灰飛煙滅。但如果你選的是基礎,選馬選對了,泡沫退去之后,你的投資還是成功的,還會賺錢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過去18個月里資本市場發生巨大逆轉,這使得包括碳中和在內的很多行業,公司估值都發生了根本性變化。在全球范圍內,其實有一個估值重估的過程。最熱的行業如碳中和與中國的芯片行業,估值發生了巨大的前置,現在最新估值低于上一輪的項目,比比皆是。和前兩年相比,早期項目現在的融資難度翻了2~3倍,受二級市場影響,中后期項目融資也比較困難。創業者和投資人預想中的估值差異巨大,導致雙方談判過程會很累,成交難度在加大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3142819.jpg

        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我不能說到處都已經downround(估值比上一輪低),但是經常能聽到,也經常有人愿意做。這是合理的生存之道和發展之道,一個聰明的企業家要有這樣的度量。但他也要為此承擔巨大壓力,他要去做上一輪投得貴的投資人的工作,要去說服他,拍桌子也行,該拍就得拍。這樣你才能生存,否則企業就死了。在這個時代,如果我是賣方,我也會做聰明的選擇,識時務的選擇,發展資金是硬道理。不要在乎一時的估值下來了,股價下來了,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成。

        從全球來看,投在碳中和行業里的錢不是多了,而是還不夠。這么多新技術,應該有更多資本進場。我們不怕競爭,怕的是一個好公司下一輪融不到錢。

        很難說現在碳中和行業的資金規模和理想規模之間的缺口有多大,可以肯定的是,五年之后,碳中和行業里的資本一定會有數量級的增長。眼下,資本進場的速度還是慢了。碳中和那么多新技術,需要更多VC和后期投資人的進入,讓新技術能進入市場。

        在碳中和領域,春華資本的投資理念是“兩頭硬,一頭寬”。早期項目要選龍頭團隊,中后期項目選行業中的絕對龍頭。

        具體來說,一頭是在上萬個行業里尋找顛覆性技術,這一頭要看得很寬,因為行業非常分散。投資某個行業時,春華資本會把全球的公司都看一遍,最后進行評估。

        一頭是類似遠景、哈啰這類相對成熟的公司,風險有限,春華資本希望以合理的估值進行投資,期待未來公司的成長能帶來好的收益。在這一頭,機構的投資金額通常較大,可能是幾億、甚至十億美元。

        對于碳中和領域的創業者來說,目前面臨兩大挑戰。

        一是人才招募。一些領域人才成本非常高,這對于早期公司來說簡直就是“夢魘”。不招人不行,要招人了發現融不到錢,非常不容易。只有充分市場化的機制,能解決這個問題。

        另一個是全球化。技術無國界,碳中和一定是全球化的一件事,技術的突破絕對不在于任何一個國家。各國都有貿易壁壘,但不引進他國的好的技術是不現實的,比如最好的電池公司在亞洲,歐洲和美國都要引進。這是對監管者的挑戰。

        對創業者來說,和十年前相比,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、技術儲備及市場觸達,市場至少覆蓋多個國家、幾個核心市場。全球化是最大的挑戰,也是接下來最大的機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新聞熱線&投稿郵箱:tougao@iceo.com.cn

        值班編輯:姚赟  審校:張格格  制作:崔允琰

        欧美一级特黄做,日本乱理在线观看A片,欧洲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

        <pre id="nnjjn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nnjjn"></pre>

            <pre id="nnjjn"><ruby id="nnjjn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