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nnjjn"></pre>
<pre id="nnjjn"></pre>

      <pre id="nnjjn"><ruby id="nnjjn"></ruby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|個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錄 | 注冊 |
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對話脈脈林凡:企業和員工博弈的實質是話語權之爭

        2022-06-20 14:00 | 作者: 任婭斐,姚赟,鄧攀 來源:原創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0134525.jpg

        行業大流轉時代,對人才的要求,就是T型人才。

        文|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 任婭斐

        編輯|姚赟

        頭圖攝影|鄧攀

        脈脈每年都會總結很多職場關鍵詞,它是職場變化的一個風向標。但它的創始人林凡發現,2022年即將過半,還沒有出現一個能夠形成文化現象的職場熱詞。

        “過去半年,我覺得有一部分(關鍵詞)跟崗位優化、崗位調整有關系。還有一類是很多人開始深度思考自己的職業選擇,上市還是上岸。”在最近做客中企“拾話”節目的訪談中,他談道:以前任何一家公司去肥增瘦,都有極大的心理壓力,而當你看到這個市場所有的公司都在做優化,你會覺得這是一個最好的機會,我做了這件事,沒有人會覺得是公司不行。

        他認為,現在最大的變化就是行業之間的流動開始變多,而這對絕大部分的職場人來說,是一個很好的消息。

        2021年,大家還在激烈討論著躺平、內卷、PUA、996,現如今,職場人更多追求一種安全感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0134530.jpg

        攝影:鄧攀

        以下是林凡對2022年的職場社交新趨勢的看法,以及他對于社區的產品理解,其核心內容是:

        1.基于大家很強的歸屬感,我們把一群對的人聚在一起討論問題,就是一個對的事。

        2.短期來看,如果沒有情緒和情感,社區連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沒有。但是從長期看,如果一直無法提供實際的價值,社區就是曇花一現。

        3.總有很多撥人在同一個公共場所,各種吵,因為這里(廣場式產品)缺乏一個有效的機制,讓大家物以類聚、人以群分。

        4.我們觀察到大量的互聯網人流轉到其他行業,并且把脈脈的使用和討論的方式方法帶到了這些行業,但是,新環境又缺乏在這些行業里面存活和生長的土壤。如果不做變革,必然會發生的一個情況——永遠是互聯網這群人“霸占”在這個社區,其他的人可能進不來。

        5.什么會產生對立,產生對立的本質是什么?現在看來,本質可能是發言權的權力之爭。因為過去員工沒有發聲的通道,屬于弱勢群體,當員工可以發聲,又不受太多的限制和制約時,企業變成了弱勢群體。

        行業大流轉時代,需要T型人才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脈脈每年都會總結很多職場關鍵詞,它是職場變化的一個風向標,過去半年,您覺得職場中最大的變化是什么?呈現在關鍵詞上是哪些變化?

        林凡:有一些關鍵詞是亙古不變的,比如職業選擇、去哪家公司等等,都是大家在職場成長過程中會碰到的系列問題,而有一些關鍵詞是會發生變化的。過去半年,我覺得有一部分是跟崗位優化、崗位調整有關系,還有一部分則是不少人開始深度思考自己的職業選擇,也就是所謂的上市,還是上岸的問題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0134533.jpg

        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如果將時間維度拉得長一點,你能感受到這種更大范圍、更宏觀的變遷嗎?

        林凡:有感受到。最近,一個同學在朋友圈和我互動,說行業大流轉時代已經開啟。我非常認同這個觀點,但在這之前,覺得大家需要去了解背后一些更深層的原因。

        第一,是經濟周期的變化。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時,一定會有需要歇歇的時候。第二,是技術周期的變化,過去十多年,國內移動互聯網和PC互聯網的紅利已經過去了,接下來的增長點在什么地方。

        現在很多公司不約而同做優化,背后是因為公司到了一定規模,一定都會有冗余的成分。過去任何一家公司去肥增瘦,都會有極大的心理壓力。主要的壓力并不是來自那些被優化掉的人,而是擔心留下的員工是否擔心公司不行了。但是,當你看到市場所有的公司都在做優化時,會覺得說這是一個最好的機會,我做了這件事情,沒有人會覺得是公司不行的。

        這兩個原因,一個是長周期,一個是短周期。再往后看,就是行業大流轉時代已經到來,這個時代跟我國過去的職場有很大關系。過去很長時間內,以互聯網為首的行業,在快速增長的過程中,吸收了大量的人才,于是,所有人就看到了一個行業——互聯網。現如今,經濟周期、技術周期處于往下走時,就會涌現很多行業,如汽車行業,尤其是新能源汽車,還有芯片電子、人工智能、生物醫藥等等,這些行業一定會對中國的人才產生新的虹吸效應。

        在這樣的一個時代背景下,最大的變化就是行業之間的流動開始變多,這對絕大部分的職場人來說,是一個很好的消息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你提出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概念,叫行業大流轉。過去我們所說的人才流動是行業內的流動,但現在我們從鼓勵垂直變化,變成對T型人才的需求,不但需要一豎,現在還需要一橫。

        林凡:我講一個有意思的故事。去年教育行業有很多人被迫跨行業尋找工作機會,有一個同學是做招生策略的,他剛到脈脈時是絕望的。他說,除了教育行業以外,還有什么地方會招生,這輩子是不是就沒有什么可干的了。之后他去到一家海外的電商公司,做商品上架策略的研究。最近,突然跟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改變,說以前對自己的核心能力認知一直盯著招生,但是現在發現他的核心能力是策略。

        我認為在行業大流轉時代,對人才的要求,就是T型人才。也就是說,不僅要對自己手上的工作非常熟悉,還要時時刻刻保持一定的認知,這樣你的選擇就會更多,而不僅僅是局限于某個行業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當前這種環境下,你對職場人的第一個建議就是,要加強橫向的能力。

        林凡:其實脈脈也一直在研究中國的職場,我們6月底有一個大改版,很強調圈子的概念,比如同事圈、工種圈等等。

        我們認為,把同樣類型的人聚在圈子里面,有幾個好處:第一,大家討論的內容和話題,更加契合對這個圈子的理解;第二,它可能有助于你轉行時了解一些體系內的事,會有一個連接的可能性。我們也希望營造出非常多元化的圈子,讓大家看到還有很多的好行業、好公司、好工作。

        產品的設計者該如何與社區亞文化博弈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從產品上,脈脈體現出一種變化趨勢,即從“廣場交流”改為人以群分的小范圍“圈內交流”,為什么有這種變化?

        林凡:這背后的思考是,我們看到在中國,大家會講職場“歸屬感”。一種表現是,我在一家公司工作,我很自豪;另一種表現是和一群對的人討論對的事情。同時,我們還看到,一些和自身利益相關的事,大家也比較關注,比如試用期、轉正、升職加薪、年終獎、股票期權等等。建立圈子后,這群人之間的交流就會變得更加有效。

        因為大家有很強的歸屬感,所以我們把一群對的人聚在一起討論問題,就是一個對的事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0134538.jpg

        攝影:鄧攀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海外有沒有像脈脈這樣的職場社區軟件?

        林凡:海外比較少。西方文化是偏個體主義的文化,很講究個體的能力的彰顯,和對周圍的影響,所以它們的社交產品是層出不窮的,比如Facebook、LinkedIn、Snapchat、Instagram等等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都是在滿足垂直的社交需求,然后表達自我。

        林凡:對,他們非常擅長自我表達。而我們是偏集體主義的,大家需要的是,我關注的一群人,他們在聊什么,聊的東西我懂不懂,能不能參與進來跟大家打成一片。

        在中國其實你會發現,合群的人比例要遠高于彰顯自我、特立獨行的人。當然這種現象隨著95后、00后進入職場,已經開始發生一些改變。他們比父輩們更愿意自我表達,但所有的文化都是要兩到三代才能完成切換和改變。從最早的天涯、貓撲,到貼吧、豆瓣,再到知乎、B站、小紅書等等,這些社區的存在便是基于大家多元的群體需求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這其實是文化的差異呈現到了產品上,使得國內的社區類產品比較繁榮。

        林凡:沒錯,是的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在社區產品中,一個社區文化的形成,往往和創始人個人的偏好有一定相關。當然在形成的過程中,有時候也會產生亞文化,而這種亞文化又強大到讓你修正規則時,你會怎么辦?

        林凡:作為一個產品的設計者,碰到這種問題是非常正常的。因為我們代表的是自己的價值,當服務的人群越來越多以后,一定會發生你想要的東西,跟他們想要的東西是有差異的。如果差異很大,就會出現你設定的規則和社區亞文化之間的碰撞。

        比如,我們一直希望信息的流轉是平等的,人和人之間的溝通和對話是平等的,但是可能社區形成了一個亞文化,吐槽、批評的負面信息更強烈。那我們可能會稍微控制影響,如可能用圈子的方式分而治之,這樣就不會形成一個群體性的共鳴,讓大家在公司內部有更多的交流和討論。

        我們也在設計一種機制,讓那些有正能量、追求上進的人,在社區里面發聲。比如投票機制,讓更多用戶能夠決定產品的走向。但投票過程中,可能會有一些加權,不同的人投票的權力是不一樣的。但這個機制怎么設計,怎么優化,怎么改進,我們也在探索。

        另外,對于社區里產生的一些關于情緒、情感的亞文化,我們認為如果它是好的,可能在設計規則的時候,就不希望影響和干擾它。因為規則設計出來,是為了達成心中的愿望,理想的價值觀,過程中間雖然難免有負的、有正的,負的亞文化,有的你可能需要去控制,有的就是讓它自由生長,不去干預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一個社區的生命力可能取決于規則的進化能力。如果規則的進化能力,趕不上社區的進化,那一定會發生很多的問題。

        林凡:對,它會帶來非常巨大的問題和沖突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0134541.jpg

        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必須做變革:讓非互聯網行業的人進來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你剛才說你是一個理工男,情緒波幅會比較小,但社區是需要非常充沛的情感,這對你來說會存在矛盾嗎?

        林凡:其實是一個分工問題。短期來看,如果沒有情緒和情感,社區連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沒有。但是從長期看,如果一直無法提供實際的價值,社區就是曇花一現。所以運營的同學,我們需要他們具備極強的情緒張力,能夠去捕捉情緒,放大情緒。我自己主要負責的是,思考、設定那些能夠對社會產生真正價值和貢獻的規則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需要有一個人來抽離情緒本身。

        林凡:對,講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。有次跟一個社區的創始人聊天,他問了我一個問題說,因為大家覺得做社區的人都是親力親為,為什么我不親自到社區里面回答問題,跟別人互動。于是,我就反問他,為什么你們社區關門了呢?

        我當時跟他討論,就提到他創立的那個社區,所存在的問題始終是廣場機制。總有很多撥人在同一個公共場所,各種吵。因為這里缺乏一個有效的機制,讓大家物以類聚、人以群分。你再看知乎、小紅書、B站它們都是找到了一些分的方式,才實現了成長。

        為什么我們今天要開始分很多體系和圈子,就是因為如果這一步不邁出去,產品的天花板就會被鎖死。

        我經常跟大家開玩笑說,今天的廣場客觀來講就是互聯網行業交流圈,因為這里面絕大部分都是互聯網人,那怎么可能會吸引各行各業的人來這討論呢。所以你就一定要弱化今天互聯網行業交流圈的地位,強化其他行業的地位。而在這個過程中間,我跟大家說要做好心理準備,因為你動了一撥人的利益。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其實這是社區的宿命,當你做一些改變時,就意味著有一些鐵粉的離開。脈脈作為一個基于互聯網職場文化產生的社區,這種情況下,其實需要做出一些調整。

        林凡:我們觀察到大量的互聯網人流轉到其他行業,并且把脈脈的使用和討論的方式方法帶到了這些行業,但是,現在又缺乏在這些行業里面存活和生長的土壤。所以如果不做變革,必然會發生的一個情況——永遠是互聯網這群人“霸占”在這個社區,其他的人可能進不來。

        當你始終沒有辦法尋找到一個有效的分化方式時,社區天花板就在這個地方了,然后就是盛極而衰,慢慢往下走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20134545.jpg

        攝影:鄧攀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所以一個社區產品的終極難題是不是就是“鼓勵什么”以及“反對什么”,并通過產品來呈現這兩個判斷?

        林凡:對,就是誰可以看到?誰可以互動?誰可以刪帖?誰可以做一些管理的動作?

        誰有什么權利,就是最基礎的規則。而這個最基礎規則會演化出社區的所有形式和形態。比如朋友圈中,除了你的朋友,其他人看不到也不可以互動;比如微博上,所有人都可以看到,可以互動;還有處在“客廳社交產品”和“廣場社交產品”中間地帶的,有部分人能看到,有部分人不能看到。這個過程中,設計就是最本源的東西,那這個設計如何符合你今天要達成的目標,符合用戶的需求,就變成一個非常有挑戰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“以前刪帖的權力在脈脈手上,現在交給企業和員工”

        《中國企業家》:所有社區都會面臨一個多元利益平衡的問題,這也是社區的終極難題,如企業和員工,商業化與社區生態等等,你所面臨的沖突是什么?這些沖突是如何解決的?

        林凡:就是繼續設計規則。我覺得脈脈在過去一兩年的時間里,隨著社區變得越來越大,越來越活躍,很明顯的就是企業和員工之間的沖突會被放大。放大過程中,脈脈最先承壓。所有人都來找你刪帖,每次做裁判,這個帖子該刪還是不該刪,非常困難。

        最近一直在研究這個事情,為什么會產生對立,產生對立的本質是什么?現在看來,本質可能是發言權的權力之爭。因為過去員工沒有發聲的通道,屬于弱勢群體,當員工可以發聲,又不受太多的限制和制約時,企業變成了弱勢群體。

        所以現在要設計一套機制,讓少數人和多數人都有一定的話語權。如果對投票權做了某種程度上的加權后,就能夠形成兩邊是平等的對話?;谶@些思考,我們可能在7月上線一些實驗,首先就是刪帖的權力。以前刪帖的權力在脈脈手上,現在交給企業和員工一起博弈,一起討論該不該刪帖。

        我們會給CEO一個特殊的投票權,你可以加倍。比如你對這個帖子不滿意想刪,你有20票,但是有40票的人想保留,那CEO可以加倍,這就意味著你只要爭取1/3的人認同你,你就可以把這個帖子刪掉了。至于是乘以1,乘以2,乘以3還是乘以4,我們今天也算不準,所以得實驗,然后看看不同的圈子里面產生的一些情況。

        我們還會有一套權重的體系,來衡量你對社區的貢獻度。貢獻的越多,你的投票權就越大。在解決話語權之爭后,脈脈會慢慢從里面抽身,不擔任裁判,而是設計成公平的規則,讓他們自己去溝通和協調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新聞熱線&投稿郵箱:tougao@iceo.com.cn

        值班編輯:王怡潔  審校:張格格  制作:崔允琰

        欧美一级特黄做,日本乱理在线观看A片,欧洲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

        <pre id="nnjjn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nnjjn"></pre>

            <pre id="nnjjn"><ruby id="nnjjn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strike id="nnjjn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